第98章 她有什么心事

  君九辰向来没耐性等人,却在门口等着孤飞燕睡醒。 只可惜,他并不知道屋内的情况。

  夏小满伺候在侧,原本是想试探试探主子要不要发个告示,见到主子今日心情似乎不怎么好,他就犹豫了。

  若是程亦飞没有发告示的话,倒也没什么。

可程亦飞发了告示,靖王殿下却还保持沉默,这让外人如何猜想呀?莫不是靖王殿下心虚?莫不是靖王殿下认了那些传言?  到了午膳时间,君九辰才让夏小满再去敲门。 岂料,夏小满敲了许久,屋内却都没动静。

  就算是补眠,睡了那么久也不至于还吵不醒。   君九辰立马察觉到不对劲,他一边箭步过去,一边冷冷质问夏小满,“她当真说要休息?”  夏小满也急了,“孤药女说要眯一会儿,还自己关门关窗,奴才,奴才……”  夏小满的话还未说完,君九辰就已破门而入。   只见,孤飞燕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君九辰想都没想,冲进去就将人抱起来放榻上,“宣太医!快!”  “是!是!”夏小满吓得掉头就跑。

  很快,府上的周太医就赶到了。

周太医替孤飞燕检查了一番,除了一些小问题之外,并没有发现太大的毛病。   “禀殿下,孤药女并无大碍。

突然昏迷,怕是体弱血亏,加之情志不舒、气机郁滞所致。 平素增进饭量,多加滋补,便可恢复,但切勿急躁,得循序渐进。 ”  听了这话,君九辰紧绷着的脸才放松了一些,他问道,“何时能清醒?”  “最迟午后应该就能醒了。

”  周太医犹豫了下,才又说,“下官且拟一份药方,待孤药女醒后斟酌。

孤药女的身子,自己必是清楚的。

”  周太医早听说过孤飞燕的药术,不敢班门弄斧。   君九辰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问。   他一边想着周太医的诊断,一边认真打量起孤飞燕那瘦削的小脸来。 他早就觉得她过于瘦弱。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撞在他怀里,一身的骨头撞得他特别疼。   他至今都还不完全相信她就是孤家嫡女,可是,就她这瘦弱的身子骨看,倒很像常年被冷落虐待的失宠小姐。   这张脸,脂粉不施气自华,若不是这么瘦削,怕是更好看吧。

  至于情志不舒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不像是多愁善成,自怨自艾之人,有什么事情能让她郁结于心的?  君九辰纳闷着,亲自倒了温水过来。

  他想喂孤飞燕,奈何喂不进去多少,他便一边喂,一边替她润唇。

一如上一回敷药,他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眸里流露出了几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温柔。   此时,夏小满已经将周太医送至门外。   周太医忍不住低声,“满公公,你瞧瞧殿下刚刚都急成那样了。

外头那些传言,怕是真的吧?”  夏小满立马拉下脸,“周太医,该问的,不该问的,你进靖王府之前,咱家可都交代过了,怎么,还得咱家再交代一遍吗?”  周太医连忙作揖,“不必不必,是下官糊涂了,糊涂了!”  夏小满进屋后,特意关了门。 然而,他一个转身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了。

  只见殿下正坐在榻边,用一边手指替孤飞燕揩掉嘴角的水渍,一边又小心翼翼地喂水润唇。   夏小满贴身伺候殿下三年了,见过殿下喂过病重皇上,喂过年幼的太子,也见过殿下温和的一面。 可是,他从未见过殿下这么专注于一个人过!此时此刻,殿下的专注,就像是抛弃了全世界,所有心神全都落在孤飞燕身上。

  这种专注,像是能让时光都为之定格,让这一幕,静好成了永恒。

  夏小满一脸复杂,没有上前打扰,而是偷偷地退出去。

他一直不相信芒仲说的,如今,自己撞见了,自欺欺人不了。   告示的事,他是不敢劝了。   怎么办?  皇上是不可能会答应殿下同孤飞燕在一块的,别说立正妃了,侧妃都休想。 甚至,等老狐狸揪出来了,就会立马让殿下将孤飞燕赶出靖王府。   天知道到时候殿下会是何反应,而孤飞燕那丫头又要遇到多少大麻烦呀!  夏小满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愁得五官都纠结起来了。

  屋内,君九辰将一杯水喂完了,正要起身,却忽然发现孤飞燕眼角隐隐泪迹。

他倾身而去,正要认真看,哪知道孤飞燕忽然就睁开眼睛来,醒了。   君九辰愣了。   孤飞燕见他欺在自己身上,眼睛瞬间瞪大,也愣了。   君九辰立马起身来,孤飞燕却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的,她的脑袋还有些余痛,蒙蒙的。

她都有些分不清楚这是梦,还是现实。

  若是梦,她又罪过了。

  若是现实……  孤飞燕不敢想,也不动,眼珠子偷偷地转过来,偷看。

然而,他都还未看清楚,君九辰却冷不得又倾身过来,孤飞燕惊得连眼珠子都不敢动了,心跳扑通扑通加速。   靖王殿下,想做什么呀?  她一定是在做梦吧!太,太罪过了。

  哪知道,君九辰从她头顶拿起了小药鼎,冷冷问,“这是何物?”  孤飞燕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原来,不是梦,也不是……  她无暇多想,急急坐起来,下榻福身,“奴婢拜见殿下!此物是,是……是件佩饰。 ”  她明明有些站不住,却撑着。   君九辰看在眼中,没露出任何反应,甚至,脸色比平素都还要孤冷三分。

他将小药鼎交还给她,没有再追问,只道,“平身,若是身体不适,不必急于验药。 ”  孤飞燕知道自己一定是又疼晕了,她连忙说,“殿下,奴婢已经有结论了。

”  若是没验出这些六丹商陆来自冰海之南,孤飞燕或许也不会这么着急,但是,一知道这些东西来自冰海之南,她就一刻也不想等了。

她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带这些六丹商陆横渡冰海的!是老狐狸,还是另有他人?  孤飞燕连忙道,“殿下,三株六丹商陆和药粉中的六丹商陆,奴婢都验不出产地。

但是,奴婢发现了药粉里其他参类药材,都来自农神谷!”  孤飞燕停了下,又补充了一句,“这些参类大多是常见之物普通药汤皆可购得。 ”  其实,不必她补充,君九辰也是了解的。   虽然神农谷的药竞场也有出售普通的药材,可是神农谷距离晋阳城非常之远,吴公公没必要千里迢迢跑去神农谷买呀!除非,他所用之药是别人提供的,甚至,就在晋阳城里有藏药点。   而这幕后之人,这藏药点都跟神农谷脱不了干系……。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梦见坐火车抽烟是什么意思

{主关键词}
男友太大男子主义,异地恋对我越来越冷淡,我能和他继续下去吗?

{主关键词}
【6月离别季】离别赠言祝福语大全 离别祝前程一片光明赠言

{主关键词}
【520】在这个本该示爱的日子,越秀·可逸阳光的业主们却拉起横幅~~~

{主关键词}
主角是罗杰,白浅诺的小说

{主关键词}
第一专宠,BOSS的隐婚影后(萌蜜桃) 最新章节 无弹窗广告

{主关键词}
很适合做空间心情的签名

{主关键词}
翻译类论文大纲怎么写,论文摘要与提纲

{主关键词}
主角是陆衍霆,云悠然的小说

{主关键词}
男女双方存在信任问题,现在闹得不愉快怎么办

{主关键词}
《微表情心理学》(徐谦)pdf下载

{主关键词}
第97章 她是好人,也是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