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十字架上的罪人

  当初从昏迷中醒来,第八间囚室跟我只有一墙之隔。 但阴差阳错,我向水渠上游探索,唯独忽略了这最后一间。   把电脑中资料看完,我心神不宁。

  恨山精神病院的改变全都是在搬迁以后才发生的,杀人影片,用活人做试验,种种试验记录表明,一月一日那天一定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这被时间掩盖的真相或许就是阴间秀场让我来此地直播的原因,恨山精神病院和前几次直播相比太特殊了,我至今为止还没有遇到厉鬼妖邪,只是看到了一个个比恶鬼还要丑陋、可怕的疯子。   “要想真正破解谜题,恐怕还要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我握紧了手术刀,杀人影片中的场景历历在目,这些疯子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用电线把韩乐和短发女捆在一起,带着江霏、宋小凤下楼来到大厅,倒立的耶稣被孕妇的血染红,圣经摊开,上面依旧是那句恶毒的诅咒:“你必须死!”  大厅的灯光明灭不定,我仰头看去,不管三楼还是二楼,一个人都没有。

  “高健。 ”我的手臂被江霏紧紧抓着,她半边身体都靠在我肩膀上,没有复杂的感情,这甚至不是姻缘红绳的效果,只是因为她心中单纯的恐惧。   “别怕,我说过一定会带你逃出去的。

”  掌心的伤口流出腥臭的血,随着时间推移,我的状态越来越差。

  “加快速度,现在的我很难跟那几个疯子正面搏斗。 ”  进入地下囚室,宋小凤的母亲还趴在地上,她似乎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每次我们从她身边经过,她都会瞪大了眼睛看向我们。   “跟我来。

”我把江霏和宋小凤带到最开始囚禁我的那个房间,关上大门,用锁链缠住锁头。   “你和宋小凤在这间囚室里等着,我要去隔壁看一下。 ”脱掉外衣,我又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注意水渠和房门,对方很可能从这两个地方摸进来,我把手机留给你照明,但是你绝不要看上面的东西,明白吗?”  “恩,你也要小心啊!”江霏恋恋不舍的松开双手,接过阴间秀场手机,拿着刀守在水渠旁边。

  我拆掉铁栅栏,再次钻入充满异味的水渠,由于不知道在第八间房内会遭遇什么,我小心谨慎,反握着手术刀。

  浑浊的水面荡起波纹,几只肥大的老鼠仓皇逃窜,当我从水渠中爬出的时候,本以为已经麻木的鼻子又遭受重创。

  “太刺鼻了!”  最后一间囚室里弥散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直熏得我睁不开眼睛。

  手扶着墙壁,指尖传来湿滑的感觉,扭头看去,墙壁上是厚厚的苔藓和鲜红的血液。

  我从水渠中站起,第八间囚室布局和其他房间一样,只不过在屋子正对门的墙壁上,装了一块巨大的木质十字架。   十字架是倒着放的,就跟大厅里倒立的耶稣神像一样,这十字架上也钉着一个人!  十五厘米的钢钉穿透那人手腕,将他牢牢钉在木质十字架上。   眼前的画面让我有些不敢相信,站在水渠中许久才敢靠近。   “胸口轻微起伏,有呼吸,这人还活着。 ”  我走近看去,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蓬头垢面,长长的头发几乎把脸遮住,要不是喉结凸出,我估计还分不出他的性别。

  这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我翻动后发现,并非是自然穿破的,而是被人用鞭子抽打烂了。

  他皮肤上是一道道未愈合的伤口,身上要找到一块好肉都很难。   “为什么这个人会被如此针对?他究竟犯下了什么错?”我拨开男人的头发,一双有些沧桑的眼睛正牢牢注视着我。

  我吃了一惊,但很快平静下来:“我是来救你的,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男人和我对视许久,干裂的嘴唇说出了三个字:“你是谁?”  他的声音非常微弱、沙哑,听起来很难受。   “我叫高健,是被绑架进来的。

”  他点了点头,沉默很久才说道:“我的嗓子被人用化学药剂弄哑了,不能大声说话,你能离我近一点吗?”  我反手握刀,把耳朵凑了过去,可刚刚靠近,那男人就伸长脖子对着我的脸咬来!  “找死!”侧身躲开,一拳砸在他肚子上。

  男人痛苦的低下头,因为双手被钉在十字架上,所以他动作稍一大就会让伤口出血。   我后退一步,冷眼观看:“我问你几个问题,老老实实回答,如果我能逃出去,定然会带着警察回来救你。

”  “逃出去?别做梦了,只要被关进来,你的下场只有一个。

”他仰起头,干裂的嘴唇崩出细小的血口子:“那就是死!”  男人极不配合,根本不相信我能逃走。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如果我能逃出去,你不是也可以解脱了吗?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我看着男人的脸,总感觉有些熟悉。   “划算吗?我并不觉得,还是大家一起下地狱的好,如果这个世界有地狱的话。 ”他低下头,刚才只是说了短短几句话似乎就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他真的太虚弱了。   我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水渠里冒出几个气泡,宋小凤拿着手术刀钻出水面跑到这个房间里:“有、有人来了!”  这孩子现在还记得我跟他说的那句话,有人进来就赶紧从水渠跑到其他房间去。   “几个人?不行,要让江霏也过来!”我正打算去看一下隔壁房间的情况,一直痴痴傻傻的宋小凤忽然大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  小家伙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抬起手术刀,把牙呲出嘴唇,脸上的表情狰狞愤怒,我是第一次在这么小的孩子脸上看到如此可怕的表情。   “宋小凤,你别吓我,把刀子给我!”  男孩根本不听我的话,他像个受伤的幼兽,拿着刀冲向十字架上那人!  “把刀给我!”毕竟是个孩子,力气不大,我夺过他手里的刀,但他仍旧冲到男人面前,用手挖,用牙咬,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撕成碎片。

  “发什么疯!别闹了!”我大声呵斥,想把男孩拉到一边,但却被男人阻止。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你不要拦他,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  我觉察到男人奇怪的语气:“你什么意思?”  男人抬起头,饱经沧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如果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帮助你逃走,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带你一起逃走吗?你手脚残废行动不便,我不敢给你百分百的保证。

”  男人摇了摇头,用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口吻说道:“我将一切都告诉你,等你满意后就把刀子还给这个小孩,让他亲手杀了我吧。 ”  “什么?!”这算哪门子请求,我瞪大眼看向长发后面的那张脸,忽然惊叫出声:“原来是你!”  我擦去他脸上的血污,这个人正是宋小凤的父亲,那个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恶魔!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关于我的一些事情,好吧,趁我还没有完全断气。 ”他抬起头,缓缓张开干裂的嘴唇:“让我把所有真相都告诉你吧。

”  “洗耳恭听,心理缺陷导致的犯罪我见过很多,但像你这样丧心病狂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把宋小凤拉到一边,握紧手术刀,看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男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沙哑的声音在囚室中响起:“我叫宋文轩,曾经是一位好丈夫,一位好父亲,一位全国范围内都称得上顶尖的心理学专家……”  。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主角是萧南,苏美的小说

{主关键词}
男友家人不同意,嫌我是外地人,我该怎么办?

{主关键词}
博物馆成为“面子工程”的趋势值得警惕

{主关键词}
幻灯图:《灯火阑珊》演绎一个灯箱引发的华丽冒险

{主关键词}
重生八零之女首富养成计划

{主关键词}
主角是陈光大,苏瞳的小说

{主关键词}
淅川县滔河乡移民小学:举行“学习新思想,做好接班人”主题阅读活动启动仪式

{主关键词}
第一天就能骑飞龙,这游戏我爱了

{主关键词}
博士硕士研究生论文怎么写(博导写作经验),博士论文写作

{主关键词}
【24节气之惊蛰】2017惊蛰节气祝福寄语

{主关键词}
占领日本人生活的六大中国品牌(可编辑)doc下载

{主关键词}
茶的意境在茶馆室内设计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