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夫人赋 - 思旧赋 - 祭十二郎文 - 悼亡

李夫人赋 - 思旧赋 - 祭十二郎文 - 悼亡

  汉武帝是西汉唯一一位有辞赋作品传世的皇帝。

据《汉书·艺文志》载:“上所自造赋二篇。

”颜师古注云:“武帝也。 ”这二篇赋中的一篇应是《汉书·外戚传》载录的《李夫人赋》,而另一篇赋则未知何指。

由《汉书·艺文志》之著录,印证汉武帝的今存作品,不难发现汉武帝不仅好辞赋,而且还亲制辞赋。

他的《李夫人赋》是中国文学史上悼亡赋的开山鼻祖。   赋分正文与乱辞两部分。 正文主要通过幻想与追忆,抒发对亡妃李夫人的绵绵伤痛。

赋的开头四句:“美连娟以修嫣兮,命樔绝而不长。 饰新宫以延贮兮。

泯不归乎故乡。 ”新宫可筑,而美好生命逝去就再也不能回来。 这与“露唏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薤露》)的对生命易逝的悲痛无奈有异曲同工之妙,表明武帝在哀悼李夫人的同时,对生命的短暂进行了深沉思考。 接下来的“惨郁郁其芜秽兮,隐处幽而怀伤”两句,是对李夫人身处墓中凄惨境况的想象。 在此,武帝不写自己如何伤怀李夫人的早逝,而是写李夫人的亡魂在墓室中为思念自己而心伤,这种进一层的写法,想象大胆奇特,倍加抒发了武帝的无尽哀伤。

而“秋气憯以凄泪兮,桂枝落而销亡”,以眼前秋景抒心中哀情,再次传达出对爱妃早逝的伤痛。

在这种伤悼的心理引导下,作者想象其灵魂脱离肉体,去寻找李夫人的踪迹,见到了“函荾荴以俟风兮,芳杂袭以弥章。 的容与以猗靡兮,缥飘姚虖愈庄”的李夫人。

如此神奇想象,如梦似幻,足见汉武帝对李夫人思念之刻骨铭心。

  接下来的“燕淫衍而抚楹兮,连流视而娥扬,既激感而心逐兮,包红颜而弗明。

驩接狎以离别兮,宵寤梦之芒芒”,由冥冥想象,转入对往日欢乐生活的追忆;由对往日的追忆,又回到眼前似梦非梦的幻境中。

在此番幻境中,李夫人的身影是“忽迁化而不反”,或“哀裴回以踌躇”。 以李夫人灵魂的不忍离去来表达作者对夫人灵魂归来的强烈期盼。

然人死不能复生,武帝最终在李夫人灵魂“荒忽而辞去”、“屑兮不见”的幻境中,再次回到眼前阴阳相隔的残酷现实,“思若流波,怛兮在心”,无限伤痛,如流水连绵不绝。   乱辞再次抒写了对李夫人早逝的无限悲痛,表示将不负其临终所托,体现了武帝对李夫人的一片深情。 乱辞中从“弟子增欷”到“倚所恃兮”一段,描写了伤悼李夫人的凄恻场景,极其感人。

这一段对李夫人兄弟和稚子伤悼李夫人的哀恸场景进行描写,极富人情味。 从中不难发现汉武帝虽为一代雄主,亦有普通人真挚感情的一面。

  《李夫人赋》在汉武帝时期甚至整个汉代,都是颇具特色的重要抒情赋作,其文学史意义不容忽视。

  其一,《李夫人赋》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悼亡赋,在辞赋题材方面具有开拓意义。 今存武帝之前的悼亡文学,有《诗经》的《邶风·绿衣》和《唐风·葛生》,但皆以诗歌形式出现。 而文学史上的第一篇悼亡赋,则非《李夫人赋》莫属。 马积高认为此赋乱辞一段“写得颇亲切,为后世悼亡之作所祖”。

其实,《李夫人赋》不仅仅在写作手法上“为后世悼亡之作所祖”,更在悼亡赋题材上有开拓之功。 汉武帝《李夫人赋》之后,悼亡赋继作不断。 如曹丕《悼天赋》、曹植《思子赋》、王粲《伤天赋》《思友赋》、曹髦《伤魂赋》、潘岳《悼亡赋》、南朝宋武帝刘裕《拟汉武帝李夫人赋》、江淹《伤爱子赋》《伤友人赋》、宋人李处权《悼亡赋》等,皆属此类。 众多悼亡赋作的出现,使悼亡成了中国古代辞赋的一大重要题材。

  其二,《李夫人赋》的艺术手法为后世悼亡文学提供了借鉴。

一是《李夫人赋》以“桂枝落而销亡”比喻李夫人之死,这一手法为后世悼亡诗赋所因袭。 如,潘岳《悼亡赋》“含芬华之芳烈,翩零落而从风”、刘裕《拟汉武帝李夫人赋》“念桂枝之秋霣,惜瑶华之春翦”、梁简文帝《伤美人诗》“香烧日有歇,花落无还时”、阴铿《和樊晋陵伤妾诗》“画梁朝日尽,芳树落花辞”、李处权《悼亡赋》“信尤物之易毁兮,审奇花之早落”,等等,这些都是以花落喻妻、妾的死亡,是对《李夫人赋》中以“桂枝落”喻李夫人死的承袭。 二是《李夫人赋》以幻觉抒哀情,将心理幻境与眼前实景相结合的艺术手法,为后世悼亡诗赋所继承。 在《李夫人赋》之前,《邶风·绿衣》悼亡,主要通过睹物伤人,表现作者哀思;《唐风·葛生》悼亡,在睹物伤人的同时,对亡人坟茔的凄惨景象进行描写,以抒写作者“予美亡此,谁与独处”的悲伤。 而《李夫人赋》悼亡,则充分利用辞赋长于铺陈的优势,展现了汉武帝伤悼李夫人时产生的种种幻境,以此表达心中的无尽感伤。 在描写心理幻境的同时,《李夫人赋》还在乱辞中描写了伤悼李夫人的眼前实景,进一步写出了对亡妃的无限悲思。 这虚实相间的抒情方式,使全赋在哀伤百转的同时,充满着神奇和迷幻。 《李夫人赋》的这一艺术独创,为后世同类题材文学所接受。

如潘岳《悼亡赋》:“神飘忽而不反,形安得而久安?袭时服于遗质,表铅华于余颜。 ……延尔族兮临后庭,人空室兮望灵座,帷飘飘兮灯荧荧。

灯荧荧兮如故,帷飘飘兮若存,物未改兮人已化,馈生尘兮酒停樽”,想象亡妻灵魂的飘忽不返及其妆扮,并将这一心理幻境与“空室”、“人已化”的眼前实境结合起来,表达了不尽悼念之情。

又如江总《奉和东宫经故妃旧殿诗》“犹忆窥窗处,还如解佩时。

苔生无意早,燕入有言迟。

若令归就月,照见不须疑”,李处权《悼亡赋》“悄空闺之岑寂兮,想音容于冥漠。

……把怀平生之好合兮,竟缱绻而难舍。

觊魂梦之可接兮,睇长松于广野。

虽涸流以濡翰兮,浩予悲之莫写”,都是将眼前实景与心理幻境结合起来抒写对亡人的思念。

这些,都可以看出《李夫人赋》对后世悼亡诗赋艺术手法的深远影响。   其三,《李夫人赋》是汉代抒情赋作的先导。 在《李夫人赋》之前,骚体辞赋已成为汉人抒情的主要文体,但大多是在代屈原立言之际表达个人的不遇情怀。

如贾谊的《吊屈原赋》《惜逝》、严忌的《哀时命》等,情感虽挚,但终隔一层。 而《李夫人赋》虽为骚体,但直抒作者在李夫人死后的内心感受,这种抒情手法不仅较借代古人立言来抒情要自然亲切得多,而且开启了汉代抒情赋作的先河。 这种情感的直接抒发,是对《诗经》“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毛诗序》)精神的继承,也是对屈骚“发愤以抒情”传统的弘扬。 《李夫人赋》之后,虽代屈原立言的拟骚赋仍有继作,但抒情赋作至东汉已逐渐蔚为大观,特别是汉末魏晋的伤悼赋,基本上都是直抒胸臆的赋作,这是《李夫人赋》导夫先路的结果。

  其四,《李夫人赋》为魏晋时代人生命意识的普遍觉醒开了先河。

汉武帝《李夫人赋》在沉痛伤悼李夫人的同时,体现出对生命易逝的思考。 这与汉武帝的世界观变化有关,据《史记·封禅书》和《汉书》之《武帝纪》《郊祀志》等记载,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汉武帝得了一场大病之后,深感到生命的脆弱,从此逐渐沉迷于神仙。

这种变化同样体现在他的《秋风辞》和《李夫人歌》中。 在这里,对功业的孜孜以求已荡然无存,代之而起的是对生命的思索与追问、对生命存在的珍视与爱恋。 汉武帝的这类作品,与同时代出现的《战城南》、乌孙公主的《悲愁歌》等作品一道,透露出汉代文学创作的嬗变:从一味地歌功颂德、润色鸿业的主题逐步转向抒写真情、思考生命的主题。

这种看似转向颓唐的文学风尚变化,实际上体现了西汉人个体生命意识的逐渐觉醒,为魏晋时代人生命意识的普遍觉醒开了先河,其意义之重大,值得后人在研究西汉文学时给予充分重视。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环境胎教】环境胎教的方法 唐诗宋词赏析

{主关键词}
胡萝卜泥治小儿腹泻偏方

{主关键词}
【软枣树苗蓝莓种苗】

{主关键词}
《李嘉诚全传》华人首富传奇

{主关键词}
淘宝上未经授权销售我公司产品怎么解决?

{主关键词}
《草房子》读后感300字 情绪管理的基础

{主关键词}
箫韶九成凤来仪最新章节,箫韶九成凤来仪小说下载

{主关键词}
男人情感语录说说照片

{主关键词}
从“国家”到“强国”,一字之变深意何在?

{主关键词}
婚姻,该不该为孩子凑合?

{主关键词}
创金合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旗下部分开放式基金增加代销机构的公告

{主关键词}
城市没有冰箱 脆而不坚是人缘诛戮显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