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一章 以行践言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六百九十一章 以行践言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申时行的书房里点着檀香,烟气氤氲而上。 申府的下人给申时行,林延潮端上六安茶,果脯。

至于申五如下人般候在一旁。 申时行喝了口茶,再将果脯含在口中问道:“延潮,我们方才说到哪里了?”林延潮向申时行道:“回禀恩师,学生其实没什么见识。

只是学生料想潘阁老一去,以冯珰的性子,必不肯干休。

冯珰若要对付张四维,必要一阁臣相助。 眼下潘阁老已去,冯珰唯有找恩师帮忙。

不知这对恩师而言算不算是二喜?”申时行将果脯嚼完道:“你看事很透彻。 以你之见,为师该怎么作?”林延潮躬身道:“学生没有见解,一切以恩师决意为重,恩师让学生怎么办,学生就怎么办。 ”申五在旁不由称许点点头,向申时行笑着道:“阁老,你这么多门生,还是林中允最与你贴心。 ”林延潮笑着道:“弟子与恩师,自是一条心。

”申时行闻言笑了笑道:“若你问老夫态度,那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若是冯保真有意要老夫帮忙,一定帮这个忙。

”林延潮听申时行这话,知申时行已是决意介入党争,站在冯保一边挑战张四维。

但是党争就是赌博,将自己筹码都丢上去,赢能赢得更多,输也输得更彻底。

所谓的‘成王败寇’就是如此。

可是林延潮要不要加入这党争,冒这风险呢?他若正常仕官,以林延潮之能,以及天子的信任,将来稳稳地熬资历,早晚也有出头之日,甚至入阁大拜之时。 若申时行一旦决定与张四维翻脸,那么林延潮也没有置身事外的可能了。

除非林延潮与申时行划清界限,甚至如刘台,吴中行,赵用贤那般弹劾张居正,以门生弹劾座主献投名状,否则申时行一旦事败,那么林延潮也必遭到张四维的报复。

更何况林延潮处于日讲官那么敏感的位置,所以即便林延潮不愿参加这党争,实际上也不得不加入这场党争之中。

不过林延潮最大的底气就是,就算申时行斗不过张四维也没关系。 自己虽记不得张四维历史上当了多久辅,料想他没干多久就下台了。 后来的申时行可是任辅近十年之久,这就是自己的大腿所在。

就算短暂地被打压,但这一次跟对人,将来申时行起复后,那回报则是十倍。 林延潮作为帷幄近臣,侍奉天子在侧,是有机会可以左右皇帝意见的,就算不能左右意见,也可以为申时行通风报信,在这党争之中,可以出大力,为申时行添了不少胜算。

所以林延潮果断压上这一注:“弟子一定为恩师竭尽全力。 ”申时行闻言哈哈大笑。 申五笑着道:“老爷你真没有看错人,还记得当初张江陵不允林中允为日讲官,是老爷再三于张江陵面前争取的。 ”确如申五所言,林延潮能有今日,不说申时行点他为会元,就是官场上升迁,也是受申时行帮助甚多。 故而冒着风险回报申时行也是应当的。

申时行捏须道:“过去之事,就过去了,申五,你替我看看大少爷回来没有,若回来请他来此与延潮说话。 ”申五躬身道:“是。 ”申五离去后,申时行屏退左右,室内只剩下林延潮与他二人。

申时行与林延潮道:“延潮,你方才能这么说,老夫很高兴,但党争之事,老夫不愿你卷进来。 ”林延潮闻言讶然问道:“恩师,为何这么说?”申时行缓缓道:“这是老夫与张蒲州之间的事,无论我们二人谁胜谁负,老夫都没有将你牵扯进来的意思,不仅是你连嗣成,宪成他们,老夫都不会让他们卷进来。 ”“恩师……”林延潮要反对,因为若他留在朝堂上帮申时行,绝对是一有力臂助,有林延潮相帮,申时行未必没有战胜张四维的机会。 但申时行却将他打出去。 申时行摆了摆手,令林延潮不必开口道:“延潮,我知你志在事功,一心要为社稷百姓作一番有益之事,当初你在文渊阁时与老夫说,为官者必要有实绩,否则不配居于德位,是实话,老夫当时很是触动。 为官这么多年,老夫也忘了这些年为官到底是为了汲汲于仕途,还是为了社稷苍生做些实事。 老夫不愿你卷入党争,是盼你不要忘了当初说过的话,不靠这等蝇营狗苟的不耻党争来升官,而是做出实绩来,以行践言你的事功之道!”“恩师,学生我不能从命。 ”林延潮低下了头。 申时行笑着道:“你不从命,也要从命,不仅是我这座主之命,还是天子圣命。 ”“天子圣命?”林延潮讶道。

申时行捏须笑着道:“老夫昨日已是向圣上题请,命你为应天乡试的考官,过几日谕旨就会下来。

你这次离京一趟,几个月回来后我与张蒲州也分出胜负了。

”“你也不必忧心,老夫官至二品,位居宰辅,什么样的风光也是见过了,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回苏州老家颐养天年就是,但你还年轻,最少还有三四十年的宦途,要好好走下去。

”林延潮心道,申时行对自己实在是很好啊。

不仅是远离朝争,还调了一个乡试考官的美差,还是应天府这样科举大省。

林延潮听了知申时行是真心实意,让自己远离这场党争。

眼下他唯有答道:“恩师,学生记住了,张蒲州此人极善于权谋,恳请恩师小心。 ”林延潮虽想历史上申时行任了近十年辅,但这也不是绝对。 如张居正原本是任上病故,但在这个时空,在自己的努力下,张居正却是提前数月致仕退休。

故而张四维也比历史上更提早数月担任了辅,若多给张四维几个月筹谋,不知这历史会被改变成什么样子,申时行能否撑住,还是一个问题。

临别之际,林延潮与对申时行道:“恩师,你若要破张蒲州,必需先扳倒王太宰。 ”林延潮一说,申时行即会意地点了点头。

8。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国家医学考试中心关于2019年全国脑电图学专业水平考试的公告

{主关键词}
安平润光护栏网厂加工生产防抛网,金属网片防护栅栏,

{主关键词}
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谈故宫文物南迁之旅 情感语录图片

{主关键词}
在武大老师人均段子手十级

{主关键词}
绛邑公主的生平简介 绛邑公主为何没有馆陶公主出名?

{主关键词}
长信上证港股通指数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2017年第1季度报告

{主关键词}
[新闻1+1]死不起?(2010.04.02)

{主关键词}
2019上半年银行从业资格指点准谋事打印进口已开通

{主关键词}
进修体例和记忆法的问题

{主关键词}
卡拉瓦乔:将天神打入凡间

{主关键词}
甲级单位编制贵金属复合材料项目可行性报告(立项可研 贷款 用地 2013案例)设计方案word免费下载

{主关键词}
疲乏斗争露构和之喜经典靠近语 祝你用了了的洗涤开顽慎重造全新的亚肩迭背